txt下载

萌妻十八岁全文免费阅读

第一千一百二十章 只是保姆

作者:周兰萍

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

    查萧玉也是非常的正常,在吃着早餐。
    保姆,从来没见过小孩子如此的爱吃,本来自己的儿子吧,让他吃点东西,很久很久要好好久才吃得下去。
    然后这个小孩,这个包子,基本上吃了一二十个,在那里吃得摸着肚皮喊着还要吃,但是孩子的妈妈就也不理他,他奶奶奶奶也不理他,喊爷爷爷爷不理他。
    到到最后这个保姆真的看不过去了,上前帮小孩夹了一些包子放在他的碗里,然后又加了一些油条放在这个小孩的面前,然后再加了几个煎蛋放在这个小孩的面前,再打了一碗稀饭放在这个小孩的面前,但是这个小孩先把油条吃光,然后再把煎蛋吃完又把包子吃完,天哪这么多全部吃下去的吗?
    这么多东西到底藏在哪个地方去了?
    楚离医生的母亲看着这个小孩子的肚子,肚子都是圆溜溜的,人个子并不是很高大,但是这个年纪的孩子里面应该算是个子比较高的。
    只不过有一些瘦而已。
    平时是怎么照顾这个孩子的?
    这个保姆居然很想知道这些富贵人家、这些有钱人家是怎么样对待一个小孩子的?
    难道就是像在吃早餐一样的,各吃各的都不管这个孩子吗?
    这样的孩子也能够长得很好?
    难道有钱人家的孩子就是这样长大的?
    这和自己想象的完全不一样呀!
    本来自己想象当中,这种有钱人家的孩子一定是捧在手心里,一定是所有人都比较心疼,一定是爷爷挣着,抢着要抱,奶奶争着抢着要哄,然后爸爸争着抢着要和他坐在一起,然后妈妈争着抢着要给儿子坐在一排呢……
    楚离医生的母亲,看看眼前的一切,看看狼吞虎咽的查总裁,再看看,不顾形象的查夫人,再看看那个吃得下一头牛下去的大少爷,再看看那个大少奶奶也在拼命地吃着。
    不知道这家人到底是饿了几天?
    不知道这家人到底有没有吃过包子?
    这家人有没有吃过油条?
    这些人有没有吃过煎蛋?
    这些人有没有喝过稀饭?
    这是一个很值得怀疑的问题,这个保姆就这样静静地看着,这个保姆除了照顾小孩吃早餐之外,除了把这个小孩夹东西之外,其它的事情一概不需要管,他们吃得如此的响,吃得如此的疯狂,几下子桌子上的所有东西,吃光光,只剩下了一些稀饭,还剩下了几个包子,天哪!这些人是牛吗?
    查萧玉吃饱了之后,摸摸肚子,然后将筷子“砰”的一声放在桌子上。
    然后就从座位上跳了下来。
    大步地往后面跑去,跑了一段路,又回头跑了回来。站在妈妈的面前,大声地问了一句妈妈,“叔叔哪里去了”。
    叔叔哪里去了?
    这下子连这个大少奶奶也愣着了。
    什么叔叔哪里去了?
    这什么意思?
    叔叔哪里去了关这个小孩鸟事?!
    保姆在一旁站着,看着,在一旁听着。这个小孩子倒是惦记起叔叔来了?保姆站在一旁都不惦记保姆吗?当保姆正想着的时候,这个小孩子居然就是要叔叔查流域送他上学!
    天哪,原来这个小孩子是这个意思?
    真的是错怪这个小孩子了……
    “叔叔呢?”
    查萧玉本来吃好了,本来又跑回去了,但是一下子又跑了过来,眼巴巴地看着母亲在这里不停地吃着。
    但是母亲不知道为什么,搭不上话来。
    叔叔哪里去了?
    这关母亲什么事情?母亲想到这里,真的一下子不知道如何的回答,找叔叔干嘛?查叔叔做什么?一大清早的让叔叔去睡觉,让叔叔去倒时差不是很好吗?
    母亲一边解释,一边就起身擦了一下嘴唇,然后就牵着儿子往楼上走去。但是孩子一下子就甩开了母亲的手,对母亲说,不让母亲管,不让那个母亲照顾,不让母亲送自己上学。
    这个小孩子说,是不是在家里就要叔叔送自己上学,叔叔在家里就得一切都由叔叔管。
    “儿子,妈妈在这里,以前都是妈妈送你上学的,今天为什么叫叔叔送你上学?你知道吗?叔叔在国外呆习惯了,一定还在到时差,叔叔一定起不来的,你要叔叔起来送你上学?那岂不是为难的叔叔吗?要不这样的,今天还是妈妈送你上学,等一下叫叔叔来学校看你怎么样?现在叔叔起床他那里忙的过来呀?难道就叫叔叔穿着睡衣送去上学吗?难道就叔叔早餐也不吃就送你上学吗?小孩子要知道疼大人,叔叔也不容易,叔叔也是一个学生,就是在那边的学习也很辛苦,需要休息,早上如果不休息好的话,收拾也会打瞌睡的。你知道吗?小孩子不要在这里闹事,小孩子就应该乖乖地听话——”
    “妈妈!我不需要你送我上学,你送我上学这种事那么正儿八经的,你也不会想,别的父母对小孩子都是那么的亲密,都和小孩子玩游戏了,都把小孩子送到教室里面和小孩子卿卿我我呢,而你,把我丢在学校门口就这样自己开着车一冲就走了,拉着一张脸,有时候带着墨镜别人还不知道你长得什么样子呢!倒是叔叔送了我好几次,叔叔对我很好,叔叔每次都要把我抱到教室里面去那样同学多羡慕我呀!有时候叔,叔叔把我送到学校之后还陪我做作业呢,还陪我玩游戏呢,如果叔叔,有时间他一定会一直陪着我上学的,不过现在叔叔已经在国外读书,我也有点习惯了你送我。但是今天叔叔在家里,我一定要让叔叔送我去上学的。”
    查萧玉不是一个很好对付的小孩,也不是一个可以随便吼一下就听话的小孩。
    也不是一个所有东西都听妈妈的话的孩子。相反,只要妈妈说什么,这个小孩子一定不听什么都好,只要妈妈喜欢什么一定不喜欢什么都好,只要妈妈要他这样干他就一定不这样感觉好,这个孩子就是和妈妈作对,当然这个孩子的爸爸大少爷压根就不敢说话,因为这个大少爷一旦说话,那么这个孩子一定会骂自己的爸爸骂的猪血临潼。当然,这个孩子的爷爷也从来不敢说,这些话,也从来不敢管这个孙子,因为这个身子他就不管你什么爷爷奶奶都好什么祖宗呀?什么大的什么老头呀,这个小孩子一定会骂的这些人狗血淋头,这个小孩子,然后就这样闹事,然后就在这里哭哭闹闹的,让一家人不得安宁。
    “叔叔!我就要叔叔!我就要叔叔送我上学,其他人送我我不要,我不要爷爷送我上学,爷爷太老了,压根就送不动,我,爷爷也不知道我读书的地方在哪里,也从来没有送过我,我更不要奶奶送我上学,奶奶太严肃了,别人的奶奶都是那么和蔼可亲的,但是我的奶奶不知道怎么搞的老是拉着一张脸那么严肃干嘛!根本就不像我的奶奶,我在学校里可不是这么严肃的!还有爸爸我更不想让爸爸送我!爸爸一句话也不说。”
    查萧玉一直闹着,一直拍着自己的肚子,一直在这里吵吵闹闹。弄得所有的人都不开心了。
    本来这段早餐吃的很开心,本来这个早餐,从来没有吃过这么随便的早餐,从来没有吃过这么接地气的早餐,也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早餐。
    查总裁也心满意足,但是看着孙子在这里吵了,皱起的眉头,不知道如何是好,又不能骂这个孙子,又不能说这个孙子,只是在一旁干着急。
    查夫人也是如此,这是看着孙子,不知道想说什么,不知道要说什么,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    确实平时对这个孙子很少的关心,平时把心思全部放在工作上,对这个孙子压根就关心不够,最好以后是不是考虑一下,把时间放在孙子的身上?
    大少爷看了看自己的儿子,摇摇头,不敢骂自己的儿子,一旦骂自己的儿子,首先被挨骂的就是自己。
    因为自己的老婆一定会骂自己,本来就是不管儿子,那现在又在这里说自己的孩子,又在这里骂自己的孩子,有这个资格吗?有这个脸吗?是不是不要脸!
    想到这里的时候,大少奶奶的眼神,果然扫了一眼自己的丈夫,大少爷终于不敢说一句话。
    任孩子在这里吵了,就看着儿子干着急,很想对儿子说,不要吵了!
    但是始终没有说出口,这个男人当想到如此,你对儿子说一句话也不敢了。
    因为他怕的并不是儿子,因为他怕的是自己的老婆,怕的是这个大少奶奶。
    所以说这个大少爷索性不说话,首先保持沉默。
    因为沉默,有时候可以保全自己。
    沉默,有时候可以保全自己,有时候也可以成全别人。
    有时候可以减少自己的烦恼,有时候也可以让别人安心。
    所以说一个沉默的人远远大于一个话多的人,一个沉默的人往往可以赢过话多的人。
    只是有时候却不那么凑巧。
    因为这个男人其实他沉默,即使他一句话也不说,即使他看着自己的老婆的眼神不对,也不敢说一句话,其实他看着自己的儿子在这里吵吵闹闹也不敢说一句话,其实他看着自己的爸爸在旁边干着急也不能说一句话,即使他看着自己的母亲在旁边唉声叹气也不能表达自己的意思。
    这个男人选择了沉默。
    他认为沉默真的可以成全自己什么,真的可以保全别人,沉默,真的是最好的相处方式……
    可是——
    “你看看你呀?!到底管不管儿子?!从小到大你就不管儿子,儿子出生这么久了,什么时候管过孩子?什么时候送过来上学?什么时候给儿子买个早餐?什么时候帮孩子换个衣服,换好什么时候帮儿子洗衣服,什么时候帮儿子买过书吧?什么时候帮儿子买个铅笔?什么时候帮孩子买个铅笔盒?什么时候帮孩子买过书?什么时候带儿子出去玩过,什么时候带孩子去过学校里玩亲子游戏?什么时候去开过家长会?所有的事情你都没有做过,今天你也不……”
    大少奶奶,一个劲地说着自己的丈夫,凶神恶煞地看着自己的丈夫。
    这个时候,保姆终于看出了一点点端倪,这个女人居然对自己的丈夫如此地不礼貌,这个女人居然对自己的丈夫如此指手画脚,然而坐在一旁的两老,坐在一旁的查总裁,以及坐在一旁的查夫人居然眼不见为净似的。
    居然装作没听见没看见似的,认自己的媳妇在这里说自己的儿子也无所谓吗?
    保姆想到这里的时候,真的觉得非常的不可思议!
    像这种大户人家为什么骂自己的儿子都可以不吭声?
    为什么自己的媳妇指着自己的儿子这样的说都可以容忍的下去?
    这是大户人家吧?
    保姆真的是看重的所有的端倪,站在一旁静静的。
    楚离医生的母亲,静静地站在一旁,静静地看着,然后真是看着这个孙子比较着急,这个孙子爷爷不敢管,奶奶也不敢管,爸爸也不敢管,只是这个大少奶奶在这里说三道四。
    然后这个大少奶奶自己又不起身,自己又不送这个儿子去读书,自己又管不住这个孩子。
    这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这个保姆在想着,如果自己的儿子被自己的儿媳妇这样说,这样骂都不还手,都不还口的话,作为婆婆的,她一定会出手相救,一定会出手帮助孩子,一定会扇这个媳妇几个巴掌。
    想到这里的时候,保姆确认握紧起了拳头,居然走向这个女人,居然想扇她一个巴掌,但是想到这里的时候又松开了手——
    因为这个保姆知道,这里不是自己的家里,这个女人骂的也不是自己的儿子,这个女人骂的是自己的丈夫,这里是别墅里面,这里是别人家里。自己只有看戏的份,这自己只有在一旁听着饭。谁叫自己要这个大少奶奶给钱的。谁叫自己是大少奶奶手底下的人呢!谁叫自己是为这里干活的人的。
    谁叫自己是这里的保姆呢!
    想到这里的时候,保姆居然想发脾气,也发不起来。
    在金钱面前,所有的人都是奴隶,所有的人都是怂货!
    所有的人都不得不不认金钱做干爹,都不得不认金钱祖宗。
    在金钱面前哪里敢发脾气?
    保姆想想看,也就这样松了拳头,也就这样静静地看着。
    除了静静地看着还能干什么?
    保姆只是一个保姆而已,

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

热门小说

温馨提醒:

本章内容为萌妻十八岁第一千一百二十章 只是保姆,萌妻十八岁由周兰萍著,支点文学网提供萌妻十八岁全文免费阅读及萌妻十八岁txt下载,章节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支点文学网仅提供阅读。若章节内容缺失或其他错误请发信息给我们,我们将及时处理。
关键词:萌妻十八岁最新章节 萌妻十八岁txt下载 萌妻十八岁全文免费阅读 萌妻十八岁第一千一百二十章 只是保姆 萌妻十八岁周兰萍